携手共进,创见你我!

公司动态

软件外包因素分析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3/17     浏览次数:    

经济贡献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软件的出口增速基本上高于同期货物出口增速,在服务贸易总量中的比重也在不断增加,成为外贸出口的新增长点。2004年外资(含港澳台)软件企业数量尽管只占11.9%,但是资产总额占23.1%,就业占25.3%,营业收入占35.1%,这说明外资软件企业的资本含量和单位人员产出效率都比较高。

就业机会

由于跨国公司十分看好中国的软件人才素质和市场机会,纷纷加大在中国设立研发机构和市场开拓机构的力度。以微软亚洲工程院为例,从2003年设立之初的20人发展到2006年的400人,间接受益于微软亚洲工程院项目的国内合作伙伴员工从2004年的300名上升到2006年的2000多人。与此同时,纯粹以承接软件外包的本土企业发展速度更快,以北京文思公司为例,1995年成立时只有5人,到2006年9月份已经达到2400人。其中本科毕业的占70%,有研究生以及具有海外背景的达到30%,能够熟练使用英语的技术人员达到90%。

技术效应

由于大量跨国公司在中国设立的软件研发机构承接的研发项目都是全球水平分工上的高技术项目,本土软件企业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承接的软件外包项目层级也在不断提升。通过这些项目的合作开发、跨国公司的人员回流和企业间的学习模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将国际上先进的软件研发技术和软件项目研发管理经验带到本土的软件企业中,促进本土软件自主研发能力的提升。

产业集群

产业集群的形成可以发挥行业的规模效应,有效降低软件外包企业的外部成本。许多城市在软件外包发展初期,企业散落在全市各处。自软件园区开始建设以来,集中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大型软件外包企业,产业集聚度明显提高。以中关村软件园为例,到2004年底,软件园入区企业217家,仅占全市软件企业数5713家的3.8%;就业1.36万人,仅占全市软件产业就业12.79万人的10.6%;但是营业收入达到91.8亿元,占全市325.4亿元的28.2%,出口0.35亿美元,占全市2.38亿美元的14.7%。这充分说明软件园区的企业在软件产业的价值链上所处的位置较高,人均产值较大,产品国际化程度较高。软件外包企业在园区内集聚之后,围绕软件外包形成了包括咨询、培训、咨询、开发、分包、风险投资为一体的产业链,通过园区的基础设施、品牌效应、风险投资、人才汇集等方面的资源共享,促进企业之间的技术学习交流和市场竞争,使园区的整体效益大于各组成部分的效益总和。

培育国内软件市场等外部性效应

过去很长时间国内各界只重视硬件,对软件的价值认识不足。Oracle、IBM等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初期,不得不将硬件价格提得很高,将软件价格报低,甚至白送,而从硬件价格中将软件价值进行回收。在长期的竞争合作中,社会各界尤其是企业对软件在提升竞争力方面的认识日益加深,这对国内软件市场的培育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此外,跨国软件企业的进入还在客观上促使政府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改善电信、电力等基础设施条件和管理服务水平,提高其他行业的生产效率。

应该注意到的是,由于不同外包模式的目的不同,其对承接国经济发展的贡献也有所不同,有的在就业方面贡献很大,有的在税收方面贡献很大,有的在技术引进吸收方面的贡献很大。具体见下表:

不同类型外包模式的贡献效果分析

外包企业模式:跨国公司设立的软件研发机构、跨国公司设立的市场开拓机构、本土纯粹软件外包企业、本土研发型软件外包企业

典型企业:Microsoft亚洲研究院、Oracle、野村综研、路透集团IBM中国公司、中软国际、SAP、SUN、Unisys、TCS 、文思创新、博彦科技、软通动力用友软件工程、方正国际、中科开元

企业特点:性质、附属机构、子公司、独立公司、依托高校、科研机构的独立公司

项目来源:母公司、中国市场、国外市场

项目技术含量:高、低

合作双方关系:紧密、松散、战略性合作伙伴

转移风险:大 、小

增长速度:稳定、快速

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税收):很多、很少、一般

出口量:很大、很小、一般

就业:很多、很少、一般

技术:可以带来国际最为先进的软件技术,行业间的后向技术效应明显,管理示范效应明显,可以接触到国际最先进的技术

环境:产业发展号召力强,对形成良好的软件发展环境十分重要,培育国内软件市场,短期有挤出效应,长期有竞争和示范效应,进行产业链配套,利于提高中国自主创新能力的声誉

所需要素:大量技术素质高、成本低的高端人才,大量行业专业人才,软件二次开发和技术支持人员,大量软件人才,大量高素质技术人才

技术:对技术交流的氛围要求高,要求有专业知识,并了解中国企业的技术特点,对企业管理技术要求高,要求有较强的技术研发能力

资金:主要依靠母公司划拨,需要大规模并购时的大量资金

市场:依赖母公司业务,对市场要求不高,要求有庞大的国内市场,主要面向国际市场,提高为国内服务能力

其他:对人力成本和房租、电信等商务成本比较敏感

资料来源:根据企业调研分析整理所得。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开展国际软件外包不仅可以带来经济、就业上的贡献,还会带来很大的技术外溢。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外包模式产生的贡献和需求的资源条件不一样,与此同时不同城市的资源禀赋也是不一样的,二者必须实现良性对接,才可能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北京、上海有大量总部性公司,高端人力资源较为丰富,但是人力成本和房租、水电、电信等商务成本较高,这样的资源条件决定这两个城市可以作为中国承接国际软件外包的龙头城市,承接国际软件外包的重心应定位在两个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产业环节:软件研发和软件市场开拓。而西安、大连、成都等城市拥有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商务成本相对较低,人员流动性小,适合开展简单的、对成本比较敏感的软件编码、测试、本地化和BPO业务中的数据处理、文档管理等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的业务。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0551-65557818 15905693969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

[向上]